安提尼亚:他征服世界,却独爱她一生

想必大家都曾经看到过,或听说过位于法国巴黎的卢浮宫玻璃金字塔吧?

 

卢浮宫玻璃金字塔

 

还有香港那让人过目不忘的中银大厦。

 

中银大厦

 

以及古典和现代完美结合的苏州博物馆。

 

苏州博物馆

 

而这些伟大的建筑设计都出自同一个人之手,这个人就是贝聿[yù]铭。

 

就在5月16日,享誉世界的华裔建筑师贝聿铭去世,享年102岁。这个消息令整个建筑界、乃至华人圈都深感痛心。

 

贝聿铭

 

生前,贝聿铭就被誉为“最后一个现代主义大师”,之所以得到如此高的评价,是因为他遍布全世界的作品中,无论拿出哪一个单件,都足以青史留名。

 

但今天520,安提尼亚老师更想和你聊聊贝聿铭的传奇爱情,尤其是他的妻子卢爱玲。

 

 

在人的一生当中,一些重要的事情的发生往往会有其必然性,但也有很多偶然性。

 

1938年的夏天,贝聿铭来到纽约度假。一天,他去中央火车站接一位华人联谊会成员,当潮水般的人流从车厢中涌向站台时,贝聿铭也注意到,朋友从火车里带出了一位美丽优雅的中国姑娘——来自上海的卢爱玲(Ellien Loo)。

 

贝聿铭久居校园,周围大都是白皮肤,高鼻梁,蓝眼睛的女子,早就有了审美疲劳的感觉,突然见到光彩照人的卢爱玲,顿时如沐田野清风,不由得双眼发亮。

 

 

当得知卢爱玲要去波士顿卫斯理学院读书时,他热情地提出要开车送她去波士顿。

 

没想到外表柔弱的卢爱玲,其实很有个性。她不愿意搭乘陌生人的汽车,冷淡又不失礼貌地回答:“谢谢,我已经买了火车票了”,婉拒了贝聿铭的好意。

 

不巧的是,卢爱玲乘坐的那趟火车因飓风在途中耽搁。贝聿铭得知后,乐得终于有理由可以给她打电话、再见面。

 

到这里,故事是不是很像偶像剧里富家子弟追姑娘的戏码?

 

偶像剧如果愿意拿一生来演,那就成了顶级的浪漫。

 

 

卢爱玲仅仅在贝聿铭面前出现那么一瞬,便让贝聿铭生出许多眷念。

 

卫斯理学院在波士顿西面,与此时贝聿铭就读的麻省理工相距并不远。于是贝聿铭经常主动去找卢爱玲,卢爱玲对年轻才俊贝聿铭也有好感,但是她依然将学习放在首位。

 

贝聿铭多次向她求婚,但卢爱玲却坚持不在四年学业未完之前结婚。

 

一直等到1942年6月20日——也就是卢爱玲从卫斯理学院毕业典礼后的第5天,贝聿铭才得以与心上人举行了隆重又美好的婚礼。

 

 

他精心把婚礼地点,定在美国东北部最富丽的住宅区之一——纽约水上公寓,并请到当时中国驻美国总领事作为证婚人。

 

至此,贝聿铭与卢爱玲通过4年多热恋,终于牵手结为伉俪,开启了才子佳人长达七十七年的爱情童话。

 

安提尼亚老师听过这么一句话:一个男人的品位在于选择妻子,选择了什么样的妻子,就等于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。这句话在贝聿铭和卢爱玲身上完美印证。

 

在两人度完短暂的蜜月后,一起选修了哈佛研究生设计院的景观建筑专业。

 

后来,卢爱玲生下大儿子后,异国他乡初为人母本就劳累负重,再加上家里总需要有人照料,权衡再三,为了最大程度支持丈夫贝聿铭,她最终放弃自己的事业。

 

这之后,她又陆续生下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。

 

 

 

在子女的眼中,她被形容为“非常优雅、非常知性的一位女性”,更是“父亲的秘密武器”。

 

“他们互相尊重,十分恩爱,同时也都很有幽默感。安提尼亚老师敢说,他们可以说是天作之合。”

 

小儿子贝礼中回忆起母亲将家庭生活安排得井然有序:

 

“父亲老是在外劳碌,那时候我们上寄宿宿舍,母亲与我们很亲,但另一方面,又让孩子们与父亲有一点距离,让他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。母亲也经常将我们聚在一起,夏天,我们会在郊外一起度假。”

 

虽然看似“家庭主妇”,卢爱玲却以进为退承担了更多的责任。凭借自己优雅的品味、敏锐的目光,以及对人物个性的精明判断,成了贝聿铭“最亲密的顾问、最得力的助手、最难得的知己”。

 

 

她不仅积极组织家庭成员的聚会,对于丈夫贝聿铭的作品,也经常能给到很直率的评价——因为自己在哈佛学的是景观设计,造诣颇深。

 

毕业于名校的卢爱玲,凭才华原本也能独当一面,却甘愿做丈夫的小跟班,小助理,并不在乎穿什么名牌,拎什么包包……每次陪着丈夫出席活动,她都是那么低调而得体。

 

有一次,《名利场》报道她丈夫,表示能为她拍照作为配图,但她却拒绝了。在她看来,煽情炒作、张扬出名毫无好处。因为恭维与虚名不但会让人心浮气躁,还对事业不利。

 

 

贝聿铭的一位传记作者曾写道:“贝聿铭所体现的是美国所想象的东方美德:高雅、受过完美的教育,举止矜持高贵。”

 

安提尼亚老师认为这个描述,不仅适合贝聿铭,也适合卢爱玲。

 

布鲁意的遗孀康斯顿丝·布罗伊尔说:“卢爱玲看上去苗条、漂亮、活泼,说话没有一丁点口音。”  

 

多年后,年华已逝的卢爱玲陪着丈夫回到国内,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位老太太,尤其是外表和举止,让人们目瞪口呆。每到一处,女人们都被爱玲所倾倒,投来的目光不仅仅欣赏,还有羡慕。  

 

 

 

从某种程度说,她的婚姻一如丈夫贝聿铭的校友——梁思成与林徽因夫妇,同样因建筑艺术志同道合,但卢爱玲一生却默默无闻。

 

甚至因生活在异国,英文名Ellien Loo的关系,连芳名也一度被写作卢艾琳或陆书华等。

 

但很多人并不清楚,卢爱玲的父亲是麻省理工毕业的工程师,驻美国大使张荫棠是她外公,民国总理唐绍仪的千金是她舅妈。

 

贵为“名门望族”千金的她,比丈夫贝聿铭其实出身更好,但却不卑不亢活了一辈子。从1942年开始,这份童话般的爱情携手走完超过七十载,直到两人生命尽头。

 

 

2017年,在贝聿铭100岁寿辰之际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曾采访过他的两个儿子——同样是建筑师的贝建中和贝礼中。

 

当贝礼中与记者谈及母亲,他表现出了极大的自豪与喜悦。

 

在他的心中,母亲卢爱玲是贝家的主心骨:“在很多家庭,女性角色都被丈夫所笼罩。在我们的家庭中,父亲成功的前提就是我母亲的参与。”

 

究其深层次的原因,安提尼亚老师在想,都是因为她内心的强大,曾经还是个年轻美貌的大小姐时,能懂得放低姿态;成为无人知晓的家庭主妇,泰然自处不自卑。

 

也正是这种“大小姐”的气度,才让她活成了丈夫眼中“闪闪的金子”。

 

 

今天是520,安提尼亚老师愿大家也能拥有不卑不亢的气度,无论在任何人生舞台上切换,都能始终独立自由的主宰自己生活。既优雅,又有尊严的活出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