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你的余生里不要做一个孤独的人——安提尼亚

前不久,安提内衣老师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视频。
 
什么是孤独?
 
“孤独是从人群中窃取的乐趣,她美丽有趣,精神自由。”
 
下图中这个留着短发,裤兜里插着口袋的摩登女孩在侃侃而谈:

陈果教授讲座
 
孤独的人,到底有多好!

人们就像两块石头扔进水中,太近会影响到彼此美丽的涟漪。
 
而这片涟漪就叫孤独。

 
陈果说,喧嚣剥夺了我们的欣赏。只有孤独才能使我们成为一个完整而独特的风景。
 
在她看来,在我们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美之前,我们必须摆脱外界的干扰,重新成为自己。
 
小时候安提尼亚老师就学过一首诗:
 
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,
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
 
有人说这可能是柳宗元最孤独的一首诗,但同时也是一场美丽的南岭雪景。
 
一个漫天飞雪的冬日,望着环绕的南岭山脉。
 
茫茫江水成雪域,一叶扁舟与孤翁。
 
彼时“永贞革新”失败,柳宗元被贬蛮荒之地,永州。
 
他已经隐市了许多年,厌倦了人潮的涌动,看不起世界的起伏,远离喧嚣,也不依附于任何人。。
 
只有一颗孤独的心,现在只有一颗宁静的美。
 
没有人认为这首孤独的诗已经成为诗人生活的分水岭,从此放浪形骸外,寄情山水。
 
永州孤寂的10年,造就了柳宗元山水文辞的巅峰,“锁在深闺人不知”的永州美景,因为他的《永州八记》惊艳大唐。
 
诗人王日照称他是:一代文章万古传,山水得名从此始。
 
 
历史常常惊人地相似。
 
公元737年,唐朝另一个文人,被唐玄宗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奉使凉州,出塞宣慰,并任河西节度使判官。
 
他叫王维。
 
通俗的说,他也是被排挤出朝廷,贬至蛮荒。
 
心是郁闷的,但没人能抱怨,所以干脆离开朝堂的尔虞我诈,专心欣赏风景写诗。。
 
当他来到居延,忽然发现眼前的一切竟是如此壮美,提笔写下40字,那便是名篇《使至塞上》。
 
那句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,每每读来,都是一幅壮丽的的边塞花卷。
 
文字的隽美,写得正是文人的孤独。
 
蒋勋曾在《孤独六讲》中写道:“你做孤独的自己,你才懂得什么叫真正的美”。
 
当你不需要跟别人打交道时,才能跟自己打交道。
 
美从来不是匆忙,而是一个人的清寂。
 
一个唯有孤独的时刻,方能遇见至美。
 
 
 
孤独才能自如
 
陈果说,在许多情况下,时间不属于自己。
 
和同学朋友在一起的时间属于每个人;在工作上的时间属于工作;在家里的时间属于手机和电脑。
 
“你的时间可能属于任何人,却唯独不是你自己的。”
 
汉字中,“忙”字拆开是“心”、“亡”。
 
当一个人太忙而没有自己的时间时,他的心就会死去。一个垂死的人怎么能自由地享受生活?
 
余华曾在《在细雨中呼喊》里告诉自己:
 
“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,而是回到了孤独之中,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。
 
 
 
安提内衣老师记得在一百多年前,法国画家保罗·塞尚也做过类似的选择。
 
1895年,在绘画界历经15年默默无闻,已经56岁的塞尚,终于获得了世人的认可。
 
令人没想到的是,他没有留在巴黎享受成功的甘甜。他回到了故乡艾克斯隐遁下来。
 
他选择远离蜂拥而来的追捧,每天独自背着画架行走在故乡的小路上。
 
塞尚说:“孤独对我是最合适的东西。孤独的时候,至少谁也无法来统治我了。”
 
余生11年,他将孤独融进了生命,洗尽铅华,用时间自由记录山野、村庄、树林,创造了后期印象派的恢弘画卷。
 
叔本华说:
 
“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,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。谁要是不热爱孤独,那他就是不热爱自由,因为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,他才是自由的。”
 
孤独不是一种被迫的选择,孤独是理想人对“如我所示”生活方式的追求。
 
只有当一个人有时间孤独时,他的精神才能自由,他才能保持真正的自我,享受舒适的生活。
 
梁实秋先生说,人在有闲的时候,才最像是一个人,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 
 
孤独才可生趣
 
孤独的人消耗自己,从自己身上寻找幸福,就像一件无穷无尽的财富;孤独的人消耗外面的世界,从廉价的社会中寻找快乐,被别人的幸福、愤怒和快乐所扰乱。
 
许多人错误地把孤独和无聊等同起来。相反,孤独的人是非常有趣和富有的。
 
林语堂说:“孤独两个字拆开,有孩童,有瓜果,有小犬,有蚊蝇,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。”
 
孤独的人们的心已经生活在一个世界里,一株植物,一个词,一个行为,所有的都散发着兴趣。。
 
复旦大学教授陈果说起她在复旦读书时候,班里有一个有趣的同学。
 
他每天结束课业出了复旦,并不忙于社交,而是随便跳上一辆公交车,手里拿着本子,记录沿途,所有他不曾见过的商店、修理铺、车站、超市、路口他都乐其所得。
 
几年下来上海的大店小铺,街头巷尾,烂熟于心。
 
他将记录结集成册,时常阅览,依然趣味盎然。
 
这让我想到在遥远的西方,也曾有个孤独者,他抛弃上流社会的灯红酒绿,一个人在一片陌生土地上怡然自得。
 
他将所见所闻记录成书,用门前那片湖水的名字为其命名——《瓦尔登湖》,他就是梭罗。
 
他曾在书中写道:
 
“有一种孤独的乐趣,让人享受。在瓦尔登湖阅读、耕种、垂钓、写作,独自生活,或是独自漫步湖畔,洗刷掉都市的喧嚣,追求内心的平静冲虚。”
 
 
周国平说:“无聊者自厌,寂寞者自怜,孤独者自足。”
 
有时候,世界并不无聊,只是我们无趣。
 
现在很多人,他们无法体会孤独的趣味,却得了寂寞的病,四处追赶廉价的社交。
 
一群寂寞的人在一起,还是寂寞。
 
人只有学会和自己相处,才会和世界相处;只有自己活得生趣,世界才能变得有趣。
 
曾经有一个修行者,在山里修行了很多年。
 
有一天,一个王子去山里找到了修行者。
 
王子说:“你一个人在这山里修行,是不是很孤独寂寞。”
 
修行者回答:“我本来孤独却很快乐,但是你来了,我就不快乐了,觉得寂寞了。”
 
王子不解地问为什么。
 
修行者说:“你没来,我与万物同在,你来了,我就要与你说话,暂时与万物分开,得到你一个人,我却失去了一切。”
 
陈果说,孤独是自成世界的独处,是自成体系的完整,孤独者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圆融的高贵。
 
修行者摒弃了外界的喧嚣,才获得了内心的富足,而世人只知道向外寻求,缘木求鱼。
 
王阳明说: “吾性自足,不假外求。”
 
一个人能够从自己找到所需要的满足,那他本身就是一个丰富的宝藏。
 
 
安提内衣老师很喜欢加拿大作家翁达杰在《一轮月亮与六颗星星》里写的一句话:
 
“你相信孤独,也相信隐退;你浪漫得起,因为你自给自足。”
 
余生,愿我们都能做一个自给自足人,享受孤独却不寂寞,不累于生活,不迷失自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