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黑焦虑,你的人生就清爽了——安提尼亚

安提尼亚老师在想,我们都是一样的。每天在各种焦虑中,我们都无法自拔,痛苦、沮丧、困惑,有些苦涩,无法说话。我们该怎么办?

例如,工作并不令人满意,有人建议你做你喜欢的工作,每个人都知道如何做你喜欢的工作,但有时生活不是你的选择。如果你想生活,如果你想花钱,你必须做很多你不想做的事情。没有轻松的生活。

成年人白天的笑,都是晚上的酒和眼泪勾兑出来的。

比如恋爱不顺利,就算掏心掏肺,又怎样,你得不到就是得不到,就是愁嫁,又怎样,遇不见心上人就是遇不见,谁不知道要嫁给爱情啊,可是,楼下的便利店有这货吗?有人说,不就是分手嘛,多大的事儿。不是当事人当然说的轻松啊,反正又不是他们的人生。

焦虑的配图
爱情总是折磨深情的人,倒是薄情的刀枪不入。

你问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无尽的焦虑?
也许是因为相信会有好事发生在你身上。

安提尼亚老师以前听人说我相信爱情,但我不相信它会发生在我身上。这句话听起来太绝望了。我宁愿你不相信爱情,你也不会被它折磨。在浩瀚的人海中,你不会试图寻找别人的爱来填补你心中的空缺。你不会遇到快乐或失望的人。你说你很孤独。如果你不相信爱,养一条狗,种盆花,看书,跑一段距离,你就可以填满你的孤独时光。它根本不需要爱。

当你知道孤独的真谛时,你坚信自己可以取悦自己,为什么要去浑浊的爱之水?

你问,这世上,一定有一个人会懂我的欲言又止,懂我的苦恼吧。

某天,安提尼亚老师看到一句话“我认为一个人可以默默无闻地活在世界上,完全不被人知道,没有名气、野心和残酷。如果一个人不认为自己有多么重要,他可以活得非常快乐。”突然释怀了很多。

其实,你的大部分烦恼,别人都不会理解,甚至懒得去理解。

你必须亲自去发现那些美丽的小东西,你必须亲自去发现你爱的东西,比如谋生的工作,你愿意做多久,以及对婚姻的爱,你想继续吗?你有没有问过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?你确定你想生活在无限妥协中吗?

我记得当你年轻的时候,你充满了期望。你有理由去大城市闯荡一下。但后来,你怎么会这么心灰意冷,说你想爱他一辈子?但是,你为什么哭?你不应该吗?你可爱的地方在哪里?你的无畏精神去了哪里?

你对自己失望吗?
对自己失望的配图
后来我终于知道了,你走的越远,越不懂什么是爱了,你看,你跟路边的花一起喝过朝露,你跟鸟儿一起唱过早早早,你跟麦田一起跳过像一只海草,你爱它们,爱的单纯,就算,它们什么都给不了你,你还是爱啊。后来,花又开给了下一个路人,鸟儿飞走了,麦田被秋天收割了。可是,后来,你重新上路,碰见了一个喜欢的人,你的爱,变成了,让你吃错,让你嫉妒,让你惶恐,让你焦虑。

也许,你太想得到了吧。

“得失心”过多的成年人并不那么快乐。当你得到它的那一刻,在你有时间快乐之前,你开始担心失去它,所以你活得越多,你就越累。有时,你更担心得不到它,而是得到它,然后被没收。


安提尼亚老师以前看到一段话:别相信什么逆袭,人家只是没有提前使用底牌而已,你我也不是手里握着王炸的人,今天比昨天好一点,或者,今年比去年好一点,这就很好了。老瞅着别人的成就,瞎感慨,瞎羡慕,多废时间,有那么功夫,多搬两块砖,家里人就能生活好一点。

那些让你焦虑的同龄人、同事等,与你的故事一点关系都没有,指的是某一天,谁先离开,谁先结婚,然后是路人。最后,我的生活还是我自己的,你和我玩我手中的每一张牌,都很好。
 
没有人会告诉你焦虑是有代价的。
有时候,焦虑是淘气的。你越抗拒它,它就越折磨你。但突然有一天,当你接受它时,它变得温柔可爱。

当我放弃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,只是做好手头的工作。
 
当我放弃努力上进,只是把每一件小事儿按时完成。
 
当我放弃对结果的追求,只是尽全力享受每一个环节。

或者,不要假装努力工作以获得薪水,而是专注于你喜欢的东西,或者在枯燥的生活中找点乐子,或者只是关心食物、蔬菜和爱的人。

好像没那么焦虑了。

安提尼亚老师:如果有一天,你学会了“拉黑”那些让你焦虑的事情和人,学会了忽视,你真的有机会了解自己,知道你想要什么,心理学家罗洛·梅说,“生活在一个焦虑时代的少数幸事之一,是我们不得不去认识自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