取代了张柏芝,她凭什么?——安提尼亚

周星驰曾经说过,“我以为我拍了很多悲剧,但你们都认为这是喜剧。”

安提尼亚老师以前认为他说的话有些矫情。直到昨天我才看到新喜剧之王,我才意识到在笑声中流泪是什么感觉。

在20年前的喜剧之王中,最感人的是尹天秋居然敢追上柳飘飘说:“我养你”,尽管他很穷,只有内裤。虽然柳飘飘内心的混乱深深打动了她,但她仍然抬起头发,轻蔑地说:“你先养活自己吧。”他转过身来,大步走了出去,坐在出租车上,像梨花一样哭了起来。

喜剧之王中柳飘飘在车上哭泣
二十年后,三个孩子的母亲张柏芝被问到,面对一个男人,她是否会被“我抚养你”的话语所感动,但她坚决否认:我不喜欢男生花钱在我身上,因为我觉得我花男人的钱,我花钱不舒服,我宁愿不要。

二十年前,18岁的张柏芝扮演了一个学生女孩和一个酒吧坐台女,柳飘飘,有时纯洁,有时美丽,使她成为新一代最炙手可热的玉女掌门人。
喜剧之王中柳飘飘穿着校服的剧照
二十年后,她不再是那柔弱的柳飘飘,不再漂泊在水里,不再是愚人,不再是掉进坑里,不再是爱与恨,不再是被围困时的挣扎,不再是风风雨雨,不再是一个独立而自信的单身母亲。

在所有的明星中,张柏芝一直是最美丽和最令人沮丧的女孩。她曾经美丽而无意识,但现在却过着美丽而清醒的生活。
身为三个孩子母亲的单身妈妈张柏芝
安提尼亚老师想她曾经相信“我养你”是世界上最感人的爱情故事,就像无数个柳飘飘一样。直到她相信这是最毒的爱情故事。

20年前,像她一样,被“我抚养你”这句话所感动的柳飘飘们最终学会了自己养自己。




时隔20年后,《新喜剧之王》上映,虽然周星驰和张柏芝都已转战幕后,但大家无从释放的情怀依旧是冲着两人来的。
新喜剧之王女主角鄂靖文
只不过这一次,原本大家期待的是张柏芝,没成想却被鄂靖文感动了。

安提尼亚老师记得就在电影公告出来之后,群众最大的问题来自于鄂靖文。原因很简单,很直接:这个星女郎,太丑了。

连张柏芝版柳飘飘1%的神韵都不到。

比如20年前柳飘飘回头的那难忘一幕,但轮到鄂靖文情景再现时,却被嘲笑感觉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。
新喜剧之王女主角鄂靖文重演经典一幕
据说有人在采访中直接问周星驰:为什么找鄂靖文?她哪点好看了,还不如找我!
 
周星驰讲了个故事:“很久之前,那时候我还在跑龙套。当时有部戏,我只有一句台词,说完我就回家了。但回家后,我觉得那句台词说得不好,又立马打车回去,跟导演说能不能重拍一次。导演说不行,我就跪下来求他。最后,导演很不耐烦地答应了我的要求。”
 
星爷说完,一边的鄂靖文已经哭的不成样子。因为这就是她,一个不好看的龙套女的心路历程。
新喜剧之王女主角鄂靖文听到周星驰的话哭了
之前根本没有人知道她是哪根葱,更不要说她其实也是正儿八经中戏毕业的。不是每个科班生都有机会成为章子怡。每一年,导演们去中戏选新演员,但从来都没她的份儿。
 
她够勤奋,也够努力,“但由于长得不好看,我没被学校当成苗子培养,导演来学校,也没看上我。”
 
四年大学,别的同学都在外面挣片酬,她却只能在学校里努力学习挣奖学金。
 
毕业之后,别的同学都成名成腕,她却连个龙套都没演过呢。
 
鄂靖文的不甘心,让她在毕业后的近十年里,都混迹在各种电影电视真人秀里,成了个名副其实的死跑龙套的。就像她演的如梦一样,这么多年来,她一直是现实中的女版尹天仇。
 
而这一切,都因为她不够好看,时日一长,连她自己都习惯了这种“丑”的定义,在人生的谷底,这个内向腼腆的女孩儿做出了一个决定:既然你们嫌我“丑”,那我就“丑”到底。

她抛弃了包袱和自尊,选择了扮丑和豁出去,才终于在一波喜剧综艺节目中收获了观众的好评,很多人看着她搞笑的丑态,笑着流出了眼泪,也记住了这个其实美得不太一样的女孩。
鄂靖文在喜剧节目中演小品
鄂靖文在喜剧节目中演小品
现实总是比电影更残酷,但也可能比电影更励志。十年之前,鄂靖文怕是没想到,今天可以成为周星驰电影中的大女主,成为最独特最励志的星女郎,她也终于明白:自己其实不丑,只是美得与众不同。

不是吗?你欣赏不了我的美,只不过是因为你的审美很落后,而我,美得很超前。
鄂靖文在新喜剧之王中的宣传海报
著名美学家朱光潜曾说,每个人所见到的世界都是他自己所创造的。
 
安提尼亚老师则认为,美感的产生是由于审美时人们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到审美对象上去,将自身的情感与审美对象融为一体,或者说对于审美对象的一种心领神会的“内模仿”,即“由我及物”或“由物及我”。
 
所以你看,美不是天赋,而是一种后天习得的能力。